🇨🇳
🌞

记一次跨校区搬迁

再见了,承载我两年回忆的紫金港。

学期期末考试结束后,一年一度的跨校区搬迁开始了。由于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的短学期,而短学期的课程时间长短不一,学校安排了几批统一搬迁。我们学院的小学期在 7 月 27 日结束,自然被分配到了最后一批搬迁。

浙大新生入学都是住在紫金港校区的。因为学校比较重视学生的通识教育,在紫金港校区,不同学院不同专业的学生都需要修够一定的通识课学分。这里的通识课,不仅包括微积分、线性代数、概率论与数理统计、大学物理、大学英语这样的必修课,还有各学院面向其他学院学生开设的开拓思维普及知识的选修课,在课堂中,不同专业的学生组成一个研究小组对课程中的问题进行研究学习。上课的教室都在紫金港校区的东西区教学楼。只有极少数专业在这些教学楼中有自己专门的教室。

在大二结束后,从理论上讲,学生的通识课学分已经修够,接下来就要深入学习专业课的知识。而不同学院所在校区不同,专业课的学习自然要到各自学院去。比如海洋学院的学生要搬到舟山校区,医学院的学生要搬到华家池校区,法学院的学生要搬到之江校区。我的专业是属于工科信息学部,自然要搬到玉泉校区。紫金港校区的大西区正在建设中,浙大的行政中心也早已从玉泉搬到了紫金港。以后别的校区的一些专业会陆陆续续搬回紫金港,但我想我们专业是不可能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了,因为光电学院的根就在玉泉。早在搬迁前一个月,我们就已经知道被安排到了玉泉 7 舍。7 舍是始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老宿舍楼,所以内部结构可想而知,相对于紫金港的宿舍来说,不会很好。不过学长们都开玩笑说 7 舍地理位置极佳,是玉泉龙脉所在,有很多有趣的传说。就如某学长说的那样,

在给别人介绍寝室楼的时候,我最常使用的便是监狱一词。隔音不好,窗户朝北,没有阳台,也没有二十四小时热水。在这些众多缺点的簇拥之下,七舍那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,便是在荒芜之境中缓缓升起的明珠。北接食堂,南临大门,东望校外,西拥教三。快递与外卖唾手可得,学习同娱乐咫尺相依。

我们专业同生仪学院的测控专业都是属于全校最后一批搬迁的,问其原因,自然是万恶的短学期,别人的短学期一周结束,我们有一个月。就这样,我看着同层宿舍楼的别的寝室,计算机学院的同学搬走了,控制学院的同学搬走了,信电学院的同学搬走了,到第三批搬迁后,整层楼就只剩几个寝室还有人。我们寝室四个人,三个光电的,一个计科的,计科原本是第一批搬迁,但这个同学参加了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暑期交流活动,搬迁就推迟到了最后。

我在《电子系统设计》课程结束后的下午,立马开始收拾东西。跨校区搬迁其实还是挺方便的,学校分批次进行搬迁,你只需要将自己要搬的东西收拾好,放到规定的库房(自行车车库)中,学校会安排专车进行搬迁。那如果东西丢了怎么办?学校有这么多年的搬迁经验,早就形成了一些规定。学校会向学生提供一些搬迁用的东西,比如纸箱、麻袋(需要花钱买,价格感人,实属神坑)。你将自己的东西放到纸箱中,再用麻袋套上,防止箱子在搬迁过程中挤压变形导致里面的东西散落,男生需要在麻袋上绑上红绳,女生绑上非红绳。在麻袋上,你需要写下你的姓名,学号,专业,行李件数,原校区寝室,搬迁校区寝室。将收拾好的行李搬到规定库房后,你就可以在新寝室等着行李送到你们班级的行李房了。

上述流程是理想状况下的搬迁过程。事实上,我的搬迁并没有这么顺利,我在紫金港和玉泉之间往返了三次。我有一辆山地车,山地车肯定不能让学校搬过去,磕磕碰碰说不定会出什么差错,所以我在 7 月 28 日将自行车骑到了玉泉,想直接找楼长拿新寝室到钥匙,参观一下 7 舍独特的寝室。但 7 舍的楼长说,没住宿卡不能拿钥匙,住宿卡需要退掉原寝室的钥匙才能拿到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将山地车停到停车区,向楼长借了钥匙,把我背来的一堆书放下,坐公交回紫金港了。

因为我们是最后一批搬迁的,学校提供的箱子等搬迁用具已经严重不足,我用到了五个箱子,室友刚装好了两个箱子后,学校就已经没有箱子提供了,只好到菜鸟驿站购买了一些价格更坑的箱子。我们寝室原本计划在 30 日,也就是规定的搬迁日期进行搬迁,但我们寝室的空调居然在 28 日坏掉了,根本不制冷,排水也坏掉了。杭州 38 度的高温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所以我们决定在 29 日先把床垫被子凉席行李箱等东西先搬到玉泉,晚上就在新寝室睡了。

bifeng3.jpg◎ 我们的全部家当

室友租了一辆车,能装下我们装箱后剩下的所有东西。司机说要下午 3 点半到,但我们的箱子还没有搬到库房,如果这些箱子也装在这辆车中,显然是装不下了,所以还是让学校来搬这些箱子吧。我们只好晚上再回紫金港把这些箱子搬到库房,顺便再收拾收拾寝室,看看有什么东西落下。我先把钥匙退了,饮水机押金退了,拿到了我的住宿卡,室友没退钥匙,因为晚上还要回来。我们计划晚上再把钥匙全部退掉,把之前多交的热水费退掉。在这辆租的车中,我坐在装行李的车厢中,没有空调,很刺激。晚上回来后,我们开始搬箱子,最费劲的就是将箱子从我们的三楼(其实是四楼,一楼是车库)寝室搬下来,因为箱子里装的是书,巨沉。我们决定先把所有箱子搬到一楼,再从一楼搬到库房。我们借了一个小运输车,运输起来很方便。

晚上我们打了辆车回到了玉泉,感受了一波 7 舍的厕所和浴室,还好吧,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。7 舍最大的一个缺点就是年代久远,墙壁虽然涂了白灰,看起来很干净,实际上用手碰一下白灰,这些白灰就会掉下来,露出墙内的木质结构。我看大多数寝室的墙上都贴着世界地图,这些地图后面的墙面……你懂得。其实 7 舍还算可以的,也算得上是全国大学宿舍楼中上等水平吧,很多人说 7 舍烂,那是因为浙大中比 7 舍高级的宿舍楼有很多。我们大学前两年住的宿舍楼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了,所以来到 7 舍自然会有一定的心理落差。

yuquan7.jpg◎ 玉泉 7 舍内部格局

30 日上午,我们的箱子到达玉泉,我们开始收拾房间整理个人物品,这个时候好多人已经回家了,我和室友 31 日还有苦逼的 SRTP 要和博士生学姐讨论。这一次搬迁的时候,由于我的大意,忘记了两个挂在我碧峰宿舍桌子上的挂饰,一个是在观看音乐剧《猫》的时候买的钥匙链,一个是在东京浅草寺买的护符,损失巨大……在玉泉的三天,我总共去了三个食堂吃饭:第一食堂、靓园、贻善堂。前两个食堂给我的感觉就是,如果说紫金港食堂的饭是「都市菜」,那么玉泉的饭就是「山村饭」。还好在贻善堂中,我感受到了能和紫金港休闲餐厅相比的饭菜了。暑假结束后就要正式在玉泉上课了,还是很期待全新的(养老)生活的。

——2019 年 8 月 1 日 写于开往北京的绿皮火车上
updatedupdated2019-12-092019-12-09
update: 优化标签 closes #6
点击刷新